更是灯火辉煌、热闹非凡芝加哥

/ / 2015-10-25
虽然治安不太好,但张卫平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平时倒也没有什么小混混敢找他麻烦。有一回他从外地回到芝加哥,下火车时已是深更半夜,公汽早已停运。想到火车站距离住处只有两站地,他索性迈开双腿步行回家。一路经过黑人聚居区,昏黄的路灯之下,角落里净...

  虽然治安不太好,但张卫平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平时倒也没有什么小混混敢找他麻烦。有一回他从外地回到芝加哥,下火车时已是深更半夜,公汽早已停运。想到火车站距离住处只有两站地,他索性迈开双腿步行回家。一路经过黑人聚居区,昏黄的路灯之下,角落里净是三五成群的黑人小伙儿,个个拿眼睛瞟着他,他不慌不忙,照样走得旁若无人。黑人小混混们估计心想,这中国男人手里肯定也揣枪带刀,要不然不至于大半夜在路上这么有恃无恐。就这样,张卫平一路走回家,跟黑人小混混们相安无事。事后跟人说起,别人都为他感到后怕,他却哈哈一笑:“真要是干起架来,还不定谁抢谁呢!”。

  连抢三人之后,黑人小伙大摇大摆扬长而去。几人赶紧报案,一会儿工夫,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至。警察下来正做着笔录,那黑人小伙儿吹着口哨晃晃悠悠又走了过来。丈夫赶紧用手一指:“就是他!”警察已听说嫌犯手里有枪,报案人往东指,他们故意往西看,愣是装作没看到,黑人小伙儿趁机消失在人群,事情不了了之。

  也正是在芝加哥这座城市,张卫平亲眼见证“飞人”迈克尔-乔丹如何一步登天,芝加哥公牛如何冲破底特律活塞的封锁,如何创下第一个“三连冠”伟业,菲尔-杰克逊教练又是如何得到“禅师”的雅号。以至于多年之后,每当球迷误以为他是某某球星的粉丝,他总会摆摆手说:“不,我谁的‘蜜’都不是,非要说一个,那我可能是个‘禅蜜’,禅师菲尔-杰克逊的蜜。”

  张卫平当时刚在美国落脚,住在芝加哥大学附近的一所公寓,工资收入不高,没有多少余钱在外面“下馆子”,平时基本就是趁着周末集中去一趟“co-op”,大肆采购各类食品囤在家里,爱人下下厨房做点儿中餐,倒也没感到在美国生活有什么不适应。早晨出门时带上准备好的盒饭,中午在办公室用微波炉一热,凑合也能对付。他曾经连续吃了两个星期“面包夹火腿”,不知美国的大圆火腿里是不是有什么激素,腮帮子“腾”地一下就涨起来,差点儿成了圆脸大胖子,赶紧忌口不吃,慢慢又瘦了回来。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芝加哥也有一些难以根治的痼疾,首当其冲的就是治安情况不太理想。这是一个多种族聚居的大城市,其中黑人所占比例最高,在全美数一数二。亚裔人口相对稀少,整个大芝加哥地区的华人总数也只有几万人,在当地只能算作弱势族群,日常生活中难免遭遇一些不公平。

  芝加哥大学是一所私立研究型大学,由石油大王约翰-洛克菲勒在1890年创办,素以盛产诺贝尔奖得主而闻名,在经济学、社会学、物理学、人类学等学科方面世界领先,美国第44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夫妇就曾长期在这所学校学习、任教。洛克菲勒当年捐钱建校时曾有过规定,要求日后兴建的建筑在高度上都不允许超过校中心的尖顶大教堂,因此这所学校的建筑整体上都不太高,给人的视觉压力不像摩天大楼那么大。

  若干年后,张卫平第一次现场解说NBA总决赛,也还是在芝加哥。那是在1996年,72胜公牛4-2力克超音速,从此缔造第二个“三连冠”公牛王朝。自那之后,他从未缺席任何总决赛的现场解说,至今已经持续21个年头。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的解说员,屈指算来也只有他一人。早前还经常碰到法国国家电视台的一位老兄,近几年也因其退休而不见踪影。

  ]《非常合理-张卫平传》讲述中国篮球名宿张卫平的生平故事,呈现跨越半个世纪的中国篮球发展史,由张卫平本人唯一授权、腾讯体育篮球主编黄(阿鱼)撰写、腾讯体育独家出品。

  芝加哥是他赴美生活的第一站。在这里,有他曾经的爱人,有血脉相

1
瓦莱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