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天 7月 ¥25000 亲子多伦多

/ / 2015-10-25
先生安慰我,不用担心,原来的转机时间是两个多小时,现在是一个多小时,来得及的。我们在多伦多下飞机,就已经入境了,需要过海关,提行李,再赶往下一个航班指定的位置。过海关是很顺利的,但是毕竟是费时间的。 从多伦多返回上海时,我们三人均可以托运一...

  先生安慰我,不用担心,原来的转机时间是两个多小时,现在是一个多小时,来得及的。我们在多伦多下飞机,就已经入境了,需要过海关,提行李,再赶往下一个航班指定的位置。过海关是很顺利的,但是毕竟是费时间的。

  从多伦多返回上海时,我们三人均可以托运一件23公斤的行李,从整体上来说是不会超重的,但因为还买了些东西,所以尽管在空间上都能塞进行李箱但在份量上两个箱子都超重。这样到底可不可以,询问了加拿大的朋友后,他们的建议是若不移除一些份量,很有可能因为超重而支付额外的费用。所以我们又去唐人街买了一个便宜的行李袋,把衣服什么摔不坏的东西放在了里面,再用封箱带在外面扎了几圈。建议大家可以在行李箱的里备一个折起来不占空间但打开后空间较大的行李袋,因为关键时候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很快找到地方有卖的。

  我们从上海飞往多伦多,带了两个23公斤以下的行李箱,还有一个纸箱子,里面装着送给朋友的丝棉被,在上海托运的时候一切顺利。但是等到提取行李的时候,两个行李箱依次到达,就继续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那只纸箱子,看着行李托盘处的人慢慢都走空了,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但看着还有些人在等行李,心中有着一丝安慰,都是可怜的人啊。但慢慢地不对了,这个行李托盘处显示已经要开始出现其他航班的行李了。最终还是老公机灵,在一个隐蔽的小房间里,散落着一些行李,估计是超规格,找到了自己的纸箱子。我们赶紧和还在转盘处苦等的人们打招呼,让他们也去那里找找看。

  反正也不知道是按照哪里的时间供应,也分不清早餐、中餐还是晚餐,反正有供应我们就吃。其中两次都会有中式和西式的选择,另一次是没有品种选择,只有要或不要的选择。那是我们最爱的方便面,桶装的,你能想象一整架飞机的人,三四百人,都在呼哧呼哧捧着方便面吃的场面吗?那真是霸气呀,满室香气呀!

  我们全家以前出国去旅游,大多乘坐国航,这是我们首次乘坐国外的航空公司。我也不知道加拿大航空在世界上的排名,只是说说我们自己的一些感受。

  然而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我们的第二程从多伦多飞蒙特利尔,这是一个深夜的航班,加拿大国内的航班,所以乘客除了我们以外大多数都是当地人。进入机舱就仿佛来到了冰箱中,问他们要毯子,他们说没有的,想想也是,一个多小时的航班确实也不太需要准备。孩子说冷,我们只能安排她坐在中间,爸爸把自己的外套脱给她穿,三个人紧紧地坐在一起,靠着喝些飞机上提供的热茶取暖。

  空乘人员有小姐、大婶、大妈、大叔,不论是谁都很和蔼,态度友善、服务专业。有些应该是华裔,英语、普通话、广东话说得都很好,不用担心沟通问题。飞机的信息播报,英语和法语都会有。

  在多伦多飞往蒙特利尔后,提取行李时还是两个行李箱率先到达,我们的纸箱子依旧不见踪影,老公还想和刚刚一样去小房间里找找,可是连小房间都找不到,好在深夜空旷的大厅还有一个询问遗失行李的问讯处,老公排队中。我呢,看到刚刚和我们一起苦等行李的人在另个托盘处提着一个行李走了,于是我想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看看,果真在那里找到了我们的纸箱子,赶紧兴高采烈而又有些抱怨地提着走了。

  我们从上海飞往多伦多的航班起飞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一个小时,我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第二程是要从多伦多飞到蒙特利尔。

  我想若是我们的行李超出规格,应该在托运的时候和我们说一下,或者在行李提取处做个指示告诉人们在哪里可以提取。

  提行李的过程也颇费周折,因此最终没有赶上预定的飞机,改签了,再等待一个半小时后赶上了当天最后一班从多伦多飞往蒙特利尔的飞机,还是很幸运的。

  这个真是有些超乎我们的预料。我们从上海飞到多伦多,身上的装备是短袖T恤、薄薄的开衫、薄薄的秋季外套,事实证明这些你全都穿上,再盖上飞机上的毯子,才觉得正好。还有一个原因,我们一直处于在

1
瓦莱塔